• CMA資質認定

    CMA資質認定

    CMA資質認定
  • 統一信用代碼

    統一信用代碼

    統一信用代碼

全國免費咨詢電話

400-029-3006

西安、咸陽、漢中、安康、商洛區域

156-1953-3000 (屈工) · 155-2932-7066 (王工)

榆林、延安、寶雞、銅川、渭南、楊陵、青海區域

180-9279-2191 (巨工) · 155-2936-9766 (張工)

中測檢測
當前位置:搜狐彩票靠谱吗 > 新聞動態 >

公路破損綠化苗木死亡 長武天然氧吧被嚴重污染

發表日期:2019-05-17

背景

      陜西長武縣亭口鎮川豐村,地處磨子河流域,磨子河發源于陜西麟游縣,流經川豐村后匯入涇河。該河可供兩岸人畜飲水、農業灌溉和水產養殖。川豐村因植被豐茂,空氣純凈,故有“天然氧吧”之美譽。該村也是長武縣最貧窮的一個村,有貧困戶73戶187人。自脫貧攻堅以來,包抓該村的領導是縣長溫志剛,包扶單位為長武縣人民政府辦公室。?

溫志剛(資料圖)

      2016年底,當地引進陜西彬長大佛寺礦業有限公司木盤川風井項目后,環境污染問題隨之而來。

1、道路毀壞 風景不再

      近日,“環保斗士鄒榮發”實名舉報陜西長武縣環保局不作為,致群眾魚塘魚類和上百畝綠化苗木死亡,在網絡引發熱議。記者實地走訪發現,沿河道路損壞、河水污染、粉塵污染、噪音污染確實給村民造成身心傷害和經濟損失。當地環保局接群眾舉報后,雖然去過2次,但未能解決問題。

5月8日,記者進村后看到道路坑坑洼洼,沿路灑落的煤矸石嵌在路面上,與當地政府一年前的宣傳片相比,判若二景。3米寬15公里長的平坦柏油路早已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  道旁的公示牌上顯示,磨子河的兩級河長分別為副縣長張勇和鎮人大主席馬浩。

當地官微宣傳中的川豐村進山道路

      “運煤的大車在這條路上來回穿梭,不到半年,公路開始破損,一年之后,路就變得不成樣子,尤其是雨雪天氣泥濘濕滑,事故不斷。”談起道路被毀,村民們顯得十分氣憤。

如今的川豐村道路

2、游客匿跡 泳池倒閉

      在一處寬闊地帶,記者看到一家停業的農家樂,談及原因,老板李宏亮欲哭無淚,2011年,長武縣招商引資,他看中了川豐村磨子河“天然游泳池”的優勢,便東拼西湊投資400余萬開設農家樂,主打水上樂園和垂釣,直接從河里引水。“之前像現在這個季節,每天都有上百人過來游玩,日營業額數千元,可惜好景不長,自從去年上游礦井施工后,河水逐漸渾濁成了奶白色,水面還漂浮著一層油花,原本10米寬的河流現如今僅剩1米,之后就再也沒有顧客敢來了,期間多次求助當地環保部門,問題仍未解決。”李宏亮說,農家樂步入蕭條之后欠下100多萬元的貸款,私家車也被抵扣了,萬般無奈,去年年底將農家樂關停。本想著投資農家樂吸引游客前來帶動當地鄉村經濟,沒想到卻栽在川豐村了,如今看著自己的心血打水漂,也只能望“河”興嘆。

3、水質污染 返鄉農民工損失慘重

      在川豐村旁的山坡上,記者看到,鄒榮發的園林公司所種植的雪松、塔柏均已變成枯黃色。“這些樹都已經種了5年了,從2013年開始,每年澆2次,去年冬灌后就逐漸枯死了”鄒榮發稱,大佛寺煤礦風井項目去年3月份施工以來,井下和地面施工、生活污水未經沉淀過濾,直接排入磨子河,河水變成了乳白色。群眾從去年5月份開始,多次找長武縣環保局投訴,近一年時間卻未得到有效制止和解決。長武縣環保局稱水質符合農田灌溉和水產養殖標準,并出示了一份去年12月煤礦放假停工后的水質化驗單,讓群眾放心去冬灌。結果導致我園林中種了5年的15畝雪松、10畝塔柏以及10畝油松被污染致死,損失700多萬元,魚塘中5萬斤魚現在死了大概5千斤。”

枯死的雪松

魚塘里撈出的死魚(受訪者供圖)

乳白色河水(受訪者供圖)

4、檢測報告 相去甚遠

      “我又在今年4月底,自費找來權威的檢測公司重新做了檢測報告,數據顯示鉛超標3.6倍、鎘超標80多倍。

      左為2018年2月9日長武縣環保局委托陜西正為環境檢測有限公司檢測,結果均符合GB5084-2005《農田灌溉水質標準》項目;右為2018年5月3日鄒榮發委托陜西中測檢測科技有限公司檢測,結果顯示礦區下游1公里處鉛為1.36mg/L,總鎘為1.11mg/L。

      自己損失是其次,關鍵是負責帶動73戶187名貧困群眾的有機蔬菜大棚剛建了一半,如果因灌溉水源和種植土壤被污染無法投入使用,既浪費了扶貧資金,又踐踏了脫貧攻堅國策,這個責任誰來承擔?”

      據鄒榮發介紹,2014年長武縣招商引資,他以返鄉創業青年身份前后投入1500萬成立“陜西棕發園林苗木有限責任公司”,共流轉土地530畝,用于種植綠化苗木、瓜果蔬菜等。同時也是2017年脫貧攻堅帶動全村貧困戶的四家合作社之一。他本人曾獲得“2016年咸陽好青年”、“2017年陜西省農村青年致富帶頭人”等榮譽。

5、礦井項目 問題依舊

     鄒榮發將記者帶到大佛寺煤礦風井項目地點,惹人眼目的是2座約十米高的風井高塔,高塔旁是大量煤矸石堆,與川豐村委會僅一墻之隔,村委會另一側為村民居住區,二者相距不足20米。左側為村道,右側即為磨子河,矸石堆最高處已達10多米,緊鄰河道且沒有砌任何圍檔。雖然矸石堆上覆蓋著綠色塑料防塵網,但均已腐朽破損嚴重。

煤矸石堆上的污水坑

排污口被掩埋,但明顯有未干的水痕

     “事實擺在面前,第一次環保局來人卻以找不到排污口為由搪塞”鄒榮發說,該工程當初政府征地約100畝,矸石堆下面曾經都是良田。下雨后,煤矸石遇水變成粉末滲入磨子河,是導致河水變成奶白色的原因;同時煤矸石中大量鉛、鎘等有害物質也一起流入河道,是導致魚蝦死亡的原因。

      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大氣污染防治法》第七十二條第一款“貯存煤炭、煤矸石、煤渣等易產生揚塵的物料應當密閉;不能密閉的,應當設置不低于堆放物高度的嚴密圍擋,并采取有效覆蓋措施防治揚塵污染”的規定。據舉報人提供的截圖,長武縣環保局曾回復,在2017年11月21日已對該單位下發了責令整改通知(咸環改字【2017】36號),要求其嚴格落實環評各項制度,廢水嚴禁外排,主要道路全部硬化,土方、矸石等全部覆蓋到位,堆放的工程煤七日內全部清運。

      然而記者現場看到,裝載機正將豎井中開采的煤炭推在一起,中央空地上已堆放大約上千噸煤,豎井一側排氣口,大功率排風扇不斷抽出井內的濁氣,空氣中彌漫著刺鼻的二氧化硫氣味......

      鄒榮發透露,該煤井上級壓根沒有批,所以打著風井項目的幌子,采出煤后運往彬縣銷售。

“去年礦上放炮震裂了我的房子”張鋒指著落滿塵土的房子說。

      在礦風井左側村道邊居住的川豐村3組村民張鋒是離施工現場最近,受到污染危害最直接的一家。“自從去年3月份施工以來沒有睡過一天好覺,窗戶沒敢開過,我每天24小時忍受著機器轟鳴聲和運煤車帶來的灰塵,以及不定期的爆破聲......”張鋒稱,縣上能找的部門都已經找遍了,可問題還是沒得到解決,目前他已接近崩潰的邊緣。

6、環保局:河水澆樹 缺少證據

      記者來到長武縣環保局,辦公室曹主任稱局長去成都招商了,副局長請假了,只有督察隊最了解磨子河的情況,但督察隊下鄉了,要晚點才能回來。隨后記者致電局長景新虎,景局長稱他已經外出1個多月,具體情況不了解,讓記者到環保局了解情況,并稱今年4月29日又做了一次水質檢查報告,檢測結果顯示水質基本達標。

      1小時后,記者等到了督察隊的趙隊長,“污染肯定有”他告訴記者,主要是煤矸石風化后產生的揚塵,現場已經全部覆蓋防塵網,對于群眾擔心的雨水滲入煤矸石污染磨子河的問題,他稱,環評報告上批準該項目用煤矸石墊場地,一部分用于回填。在記者要求下,對方拿出一份《陜西彬長大佛寺礦業有限公司木盤川風井項目環境影響報告表》,卻拒絕了記者的拍照請求。

      報告表環評單位為:北京國寰環境技術有限公司,日期為2017年1月。在煤矸石問題描述頁顯示,項目施工期挖方總量為2.95萬m?......該礦區的煤矸石放射性和毒性小......但沒有對煤矸石如何堆放、與居民區的距離等問題有詳細描述,同時記者注意到,書上寫明該項目施工如處置不當會對地下水造成污染。

     對于鄒榮發反映的被河水澆死樹的問題,趙隊長直言,無法證明他是用河水澆的樹,他澆水的時候我們又沒看見,上游別人的樹也是那個顏色,如果樹都被澆死了,河里的草為啥沒事?

     趙隊長表示,在今年4月29日施工期間重新換了一家第三方檢測單位又做了一次,當事人當時也在場簽了字,共檢測42項,目前結果還沒出來。

 

公示信息